發表文章

市場佔有率15%,但是擁有83%的產業利潤的佔有率?

美國蘋果靠著iPhone引領近10年的全球智慧手機風潮,根據Canaccord Genuity最新報告指出,蘋果在全球智慧手機產業利潤的佔有率,從2016年第4季的88%,下降至今年第1季的83%。報告指出,蘋果的獲利市佔率下降,原因就是南韓三星業績明顯提升,樂金電子(LG)與日本SONY等競爭對手的同期虧損縮小,加上中國手機品牌龍頭華為透過Best Buy與亞馬遜等虛實通路銷售低價不綁門號的智慧型手機,在美國的銷路大增。
有趣的是,蘋果iPhone在世界智慧型手機的市占率約只有13~15%,這樣的市占率卻擁有八成以上的產業利潤,到底是如何辦到的呢?這就是我這麼多年來一直強調C4策略重要性的原因。台灣幾乎每一家手機廠商想的皆是如何提升手機硬體銷售市占率(C1策略),但是,蘋果早就是以建立產業生態平台的策略為主,它的利潤絕不是完全依賴在iPhone手機的銷售,充其量iPhone只是整個生態的載具而已。當iPhone使用者慢慢的陷入到蘋果所精心設計的生態平台(C4)裡的時候,各種服務解決方案的提供才是蘋果真正獲利的來源。前幾個月Apple Pay大舉進入台灣市場,大家應該可以清楚見識到蘋果在金融科技Fintech產業生態的重要地位。試想,iPhone使用者如果都開始使用此功能,那麼這些iPhone使用者是不是就愈不可能離開蘋果的生態系統。蘋果主導的生態系統愈茁壯,它就可以從平台中獲取更多消費資料,因此也就可以設計更符合生態系統裡各方參與者的需求,進而取得更多的商業利益。
媒體報導傾向於介紹市占率,但其實Canaccord Genuity的報告也清楚的點出為何蘋果可以佔有智慧手機產業利潤83%,事實上,提供相關服務解決方案是蘋果主要的獲利來源,蘋果到目前為止,已經擁有6億的快樂且活躍的使用者,報告中也指出未來Apple Watch將會有偵測血糖的機制,糖尿病防制是現今個人健康照護的一大重點,如果技術開發成功,這又將開啟個人健康照護服務市場的Apple 生態平台。蘋果不同平台(通訊、育樂、家庭、醫療、金融等)相互結合互補,長期而言,又形成更大的平台。所以我常開玩笑說,消費者一旦因為好奇或是喜歡上蘋果產品某一功能(C1)而開始進入蘋果的生態系統之後,未來要能輕易離開這個蘋果大平台生態系統可能就會愈來愈困難,這就是C4厲害的地方。

為何台灣公司很少有專屬資產策略(C4)成功的案例呢?請從組織架構設計、行銷功能重點、與單位績效考核等三大因素探討。by 徐志山

在回答這問題之前,我先大概說明台灣在二次大戰後全球產業分工的角色。1949年後,冷戰架構完成,日本、台灣、東南亞等國家被美國列為工業生產要地,把二十世紀初期原本在美國境內的高污染、勞力密集產業移到這些國家與地區,也透過國民政府扶植代工產業政策累積外匯,創造經濟奇蹟。 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早一輩的企業主們思維比較生產製造導向,公司也是B2B取向,不太直接面對廣大消費市場。那些生產民生消費用品的廠商,經過1980年代開放市場後,逐漸被歐美跨國企業逼到牆角,這也跟台灣人這幾十年來養成的「外國月亮比較圓」的心態有關,另一方面,就是當時台灣製造的品質也不太好,民眾對自己國家產品缺乏信心。 有了這樣宏觀歷史的取徑角度,接下來再從以下三點進行微觀分析: 一、組織架構設計 由於台灣公司多搶進C1的競爭,而且有「賺快錢」的心態,「提高效益」著墨較少,很可能是無法科學地定義「效益」,整個思維偏向很立即數字化的「降低成本」的考量。因為效益短期間內看不出來,太抽象,但是成本計算很容易看到數字結果。 要建立C4,必須先要有專屬團隊進行「客戶消費行為分析」,這一點,我必須說中國信託信用卡部門有做到,十多年前我就收到信用卡消費分析報告,裡面畫出一張大餅圖,把我的信用卡消費分成飲食、衣服、交通、娛樂等類別,並詳列支出比例,讓我大開眼界。有了客戶消費行為分析後,再組織「客戶服務」團隊,進行客製化服務,針對每一個客人進行不一樣的接觸,洽談內容、策略都不同。 然而,這已經涉及到知名全球策略行銷公司IDEO總裁提到未來需要的職業「人類學家」、「異花授粉者」等特質。目前台灣公司仍以「純數字商業」角度來看營運,儘管國外公司已經可以接受不同專業背景的人(前惠普總裁費奧莉納女士,歷史系畢業,不是資管與商管類的專業),但台灣還有一段距離,社會上也普遍充斥著「念什麼就要做什麼」的觀念。 回到歷史脈絡說明,台灣廠商已經習慣長期模式,短時間要改很難。而台灣喊「產業轉型」也喊了四十多年,從我出生一直聽到現在,可見變動之不易,更遑論「持久」經營C4,因為根本沒觸碰到,或者因為「賺快錢」的心態,看到一兩年沒效果,就馬上改弦更張,另謀他法。
二、行銷功能重點 從歷史脈絡來看,台灣公司長期走B2B模式,所以比較從C1、C2、C3的角度切入。尤其是C1的價格設定過程,其規格、優勢、效益(FAB)的邏輯,較偏重規格(F)與優勢(A

如何用4C架構分析品牌延伸所需注意的策略重點 BY 馮心樺

當一家公司開始思考品牌延伸的時候,代表其原有的品牌應該已經在市場上有不錯的反應,甚至已有相當的市場佔有率,因此開始可以具有外溢效應。

羅列思考品牌延伸的可能策略及關注重點如下,並於後簡要說明:

the Album BY 黃貫之

圖片
1.專輯背景簡介     2013年12月13日,世界最大的合法數位音樂下載平台Apple iTunes上架了一張名為<Beyoncé>的音樂專輯(依台灣一貫的翻譯方法應譯為碧昂絲同名專輯),這張專輯撼動了美國(西洋)音樂產業、捲起2014年一整年的音樂風暴,並且讓碧昂絲的事業水準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
之所以造成如此巨大的震撼,並且從此注定被寫入音樂產業的歷史中,是因為這張專輯的發行方式徹底破壞了產業中現行的商業規則。主流商業歌手發行新音樂的模式,放諸各國皆相同,脫不了大量的前導形象塑造,運用新專輯中的元素建立起各式的廣告宣傳與嚐鮮片段,藉由各種管道(平面、網路、電視、電台等)大量曝光;網路世代更是熟悉於與歌迷直接親密接觸的社群管道,讓音樂人能將想傳遞的訊息不透過媒體直接送到粉絲眼前。然而以上這種已經是產業規則的種種,在<Beyoncé>這張專輯的發行完全不可見。一張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發行的專輯,沒有任何的宣傳、前導行銷、預購,更沒有來自於碧昂絲本人的任何暗示與線索將有一張完整的專輯發行。在突襲發行的當下,碧昂絲才以影片的方式訴說自己關於這張專輯與此行此舉的理念,而(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娛樂文化影響力所及的)全世界立刻陷入了名為Beyoncé的瘋狂。
要解釋碧昂絲用這張空降專輯所帶來的影響,以及何以她本人就此登上了Beyoncé這個品牌的巔峰,要先對她當時與音樂產業/流行文化的相對位置來看,<Beyoncé>專輯的發行,象徵的是碧昂絲身為一個流行文化象徵(Icon)展現自己在流行文化與音樂創作上的高度、捨棄商業規則與束縛的「宣告」,而這樣的一個動作為何反而帶來了巨大的商業成功,是本文意於探討、將以邱志聖老師的4C成本架構分析的主題。
以下將分別以4點成本來解構這張專輯巨大品牌資產背後的成因,並試圖以這些猜測的成因去歸結出針對這些成功因素的假設的解釋。

消滅現金,LINE Pay走入你我生活 BY 陳宥廷

圖片
LINE Pay小檔案 LINE Pay是LINE推出的行動支付平台,只要註冊好帳號並綁定信用卡後,就能在和LINE Pay配合的網路與實體商店消費。

LINE Pay行動支付有三招        面對Apple Pay、Samsung Pay以及Android Pay等國際行動支付平台即將來台,LINE Pay從去年八月起佈局至今,也在日前宣布正式從線上支付跨入線下行動支付領域,搶佔台灣市場。究竟LINE Pay有何能耐與國際大廠競爭呢?以下歸結出LINE Pay三大策略,並分別以4C架構分析。
l【策略一】場景:便利商店,與全台近萬家7-11、全家合作,結帳時可透過手機使用LINE Pay支付 l【策略二】槓桿:用戶數,吸引LINE在台計有1,700萬用戶開始使用LINE Pay行動支付 l【策略三】合作:聯名發卡,聯名中國信託推出LINE Pay信用卡,跨足金流整合

為什麼年輕人選擇拾起包袱到國外打工度假? by 林育如

圖片
近年來流行Gap Year的概念,指的是青年在畢業或者工作一段時間後,給自己一年的時間體驗不同的文化、增加人生閱歷。原本這樣的思維普遍盛行於歐美國家,後來Gap Year旋風也吹到亞洲,許多國家紛紛簽署了不同的打工度假協議。台灣自2004年起開放澳洲打工度假簽證,直至目前開放的打工度假國家已有15國+1(美國短期暑期打工)。   對許多青年來說,到國外打工度假是一件終身難忘的體驗;但是同時國內也有一些來自企業的反彈聲浪,批評這些青年是到國外去當台勞,回來之後也不見能力成長,對於台灣薪資眼高手低無法適應。打工度假這件事情正反意見兩極,到底年輕人在選擇的時候是如何判斷,以下我們將用4C架構來看:

三星被谷歌(Google) Adroid系統綁架

三星手機所採用的作業系統是谷歌的Adroid系統,雖然三星幾乎可以不用費用的使用谷歌 Adroid系統,但是其他手機品牌(除了蘋果手機之外)也幾乎皆使用Adroid系統,因此造成這些品牌的手機使用者所建立的使用知識專屬資產在這些品牌間是互通的,也就是說使用者在這幾個品牌間的轉換的移轉成本並不高,因此三星只能在手機硬體上創造特色來與其他品牌產生差異,而在手機作業系統上已經完全被谷歌所綁架。
近年來三星愈來愈發現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想要開發自己的作業系統,但是市場上八成的使用者是使用谷歌的Adroid系統,推出新的作業系統對原有谷歌 Adroid系統使用者(包含自己三星手機的愛用者)的移轉成本太高了,因此三星遲遲不敢推出自有作業系統的手機,最近連三星要發展虛擬語音助理,也引起谷歌不滿,對此大作文章,打算阻止三星發展人工智慧(AI)科技。兩家公司在2014年簽訂專利分享合約,其中包含競業禁止條款。該競業條款要求三星服務不能和谷歌競爭,如果三星膽敢將自行發展的AI放入手機中,未來谷歌可能會不給三星新一代的Adroid系統,因此三星新智慧機可能無法搭載自家語音助理。谷歌妨礙三星發展AI是很嚴重的問題,因為AI不只是拓展智慧機市占的工具,也是次世代不可或缺的新科技,將用於智慧機、家電、汽車等。
資料來源:陳苓(2016),傳谷歌不滿、競業條款阻撓,三星S8語音助理恐生變?MoneyDJ, 2016年12月21日。http://blog.moneydj.com/news/2016/12/21/%E5%82%B3%E8%B0%B7%E6%AD%8C%E4%B8%8D%E6%BB%BF%E3%80%81%E7%AB%B6%E6%A5%AD%E6%A2%9D%E6%AC%BE%E9%98%BB%E6%92%93%EF%BC%8C%E4%B8%89%E6%98%9Fs8%E8%AA%9E%E9%9F%B3%E5%8A%A9%E7%90%86%E6%81%90%E7%94%9F%E8%AE%8A/